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共南陵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陵县监察委员会  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廉政文苑
点染那一抹童年
 
发布时间:2019-07-02 16:3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是日,天空弥漫着北方少见的雨雾,灰蒙蒙、潮乎乎地打湿了半城的楼阁草木、整街的人行车流,也浸透了我单车彳亍的身形。似乎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有伴着星光渐隐的下班途中,才是一份难得的闲暇与放松。

  一直想写写童年的文字,虽一缕情愫久久萦怀,却迟迟打不开久违的心扉来点染那一抹童年。恰逢今夜,雨中青城的所有浮华都像是一叶扁舟随着斜风细雨流转而去。尘埃洗涤处有一副佝偻的身影,那是一个看不出年纪的男人正在一圈一圈地蹬着三轮车的脚踏板负重前行。映衬着雨幕下越发迷离的霓虹灯晕渐行渐远。映入我脑海久久挥之不去的是那三轮车后紧靠男人脊背坐着的一个身材瘦弱单薄的小男孩,半边身子已经被雨水淋透,双手却费力地握举着一把油布伞,而伞大部分都撑在了男人的肩头。

  雨雾随着夜色逐渐淡去,路上的行人愈加稀疏,兴许大家都已经或去往或回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地方。街角的咖啡屋里传来一首前两年很火的歌——时间都去哪儿了。隔窗望着围坐、对饮的三两桌年轻人,忽然觉得总有些事情还来不及好好地做,有些人还来不及好好地爱,就已经变成了夜空里消失的流萤,留给了过往的岁月,留在了儿时的回忆里。任凭你如何将时间回拨、重听,逝去的永远无法重来,无论快乐或悲伤都不可能再做更改。一如那三轮车上的小男孩和他倚靠着的那副宽实脊背,仿佛一幅写意的市井油画,也终将远逝在夜色斑斓中,留驻下的只有那份潜在心底的暖流,默默给予小男孩的不仅仅是一夜风雨的相互抚慰,更是能抵御一生一世无助与严寒的炽热情怀。

  父亲说过,人这一辈子可以很长,也真的很短。小时候的我听得稀里糊涂。直到已为人父,看罢几度花开落,懂了日子是要一天天的过;直到已过不惑,奈何几回月圆缺,懂了仅仅与父亲相伴十七年的短暂时光。于是童年再次定格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似乎更多的成就了一种虽苦犹甜的欢乐。

  记得,不止一次与父亲结伴出发去到八拜湖捞鱼摸虾,还听村里老者讲起当年那段香香公主途经八拜湖入宫的徘徊不前;忘不了父亲因为我多次调皮捣蛋而给予的并不很疼的责罚;还想起父亲不知从哪里淘换回来一本厚厚的杂志合订卷,让我知道了原来童年小院、青城之外还有一个地方叫大千世界……

  长大了,喜欢在广袤的土默川深处走过那一道道阡陌,那里有父亲留下的足迹和汗水;喜欢一个人躺在无垠草地上仰望余晖、点指星辰的闪烁,那里有父亲与我一同相约明天而放飞的童年幻想。在经得起流年匆匆而过的毫厘之间,耐得住青山致远的无限风光之巅,为了留住那份时光如水的至真感动,我把父亲的话语注入童真般的永恒,一遍一遍地让初心听得见。(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委 杨鹏杰)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